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是否记得爱情开始的站台

0
回复
47
查看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0

积分

普通会员

Rank: 1

积分
0
2021-10-2 13:54:41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她与安笙的相识,是在7月湿热的火车上。
  
  是一辆慢车,没有空调,铁轨上哐当哐当的声音,像一个百无聊赖的人,在摆弄着一扇古旧的门,开合之间,有时光的碎屑洒落下来。她在周围的嘈杂里,倚窗静静地听着,突然间就希望,这辆快到终点的火车,再不要停下来。哪怕,它此后的行程,充塞了阴郁,布满了荆棘。有邻座的几个学生,许是太闷,问她要不要过去打牌。她只一心想着自己的事,竟是他们一连叫了几声,都没有听见。待回过神来,才抱歉地笑笑,表示拒绝。过了片刻,她听见那几个学生,小声地嘟囔:不知这邻座的两位,中了什么魔法,丢了魂似的,叫都叫不回。
  
  就在那时,她与安笙视线相遇。两个人几乎是不约而同地,看向那群面容稚气的学生,而后又同时转过头来,朝彼此浅淡地一笑。安笙就是从那一刻,如一枚石子,轻轻投入她的心湖里去的吧。她很奇怪这一程,快要到终点了,才注意到安笙。这样一个温和儒雅的男子,本该是一个很好的旅伴,偏偏他们刚刚相识,火车,便飞快地进了站。
  
  她在一丝惆怅里,起身收拾了行李,朝门口走去。还没有跨出门去,便听到安笙在后面喊:嗨,你的书!隔了重重的人,她看到安笙高举着书,奋力地朝她挤过来。她站在那里,突然想起几年前,她与男友,也是这样相识,本以为,他与她,会一起到这个小城里来,做世间最素常的一对爱人,却不知道,时间为他们设置了三年的障碍,他要读研,而她,当然,要孤单地等他。她在一阵恍惚里,似乎看见男友像往昔一样,走到她的身边,笑她粗心。而她,则习惯性地抬起手来,去拭他额头上细密的汗珠。
  
  右手温柔地举到半空的时候,她才惊醒过来。脸,不知是因为热,还是羞涩,倏地红了。是安笙悄无声息地将行李帮她提下火车去,她才想起来给他道一声谢,又胡乱地找了一句话来打破沉默:你是出差吗?而安笙,则笑着指指她刚看的考研书,幽默地说道:我和你一样,是被考研和毕业,冲到这个小城里来的。
  
  2……
  
  几天后,她去报到,在校长办公室里,看到有一册新人履历表,便随手拿了过来。翻到第二页的时候,她便愣住了,照片上那个棱角分明、笑容明朗的男老师,竟是安笙。一旁的校长,看她诧异,便说,你认识这个叫安笙的新老师吗?没等她反应,校长又继续说道:你不知道这个音乐系的安笙多么出色,获了那么多奖,之所以签了我们学校,主要因为这是他女友所在的城市,可惜,他的女友最终考研去了北京,他则留了下来……
  
  当晚,她在校园里散步,行至操场的时候,听到有人在高高的看台上,弹奏许巍的一首忧伤的曲子,她驻足听了片刻,便发短信给上海的男友,说,颜洛,我好想你。她倚在栏杆上,等着男友的短信。但直到那人的曲子,在暗夜里,没了声息,她所渴盼的短信,还是没有来。她内心寥落,转身想要离去,却听见身后有人叫她,回头,便看到安笙正歪头狡黠地望着她:我的曲子果真将美女吸引了来。她也幽了他一默:可惜不是你梦中的情人。这次,安笙很豪爽地大笑起来,她被他的情绪感染着,竟是将先前的失落,也一起簌簌抖落掉了。
  
  两个人一路聊着,不觉就来到了宿舍楼前。安笙又开玩笑:用不用我提热水给你?我给女孩子提热水的工作经验,在大学里就已经很丰富了。她一下笑弯了腰,竟是果真转身去拿了空壶来,让他去打。不过是几分钟,她在昏黄的路灯下,等得却是心焦。这种心境,她已经陌生。大约是一年前,颜洛就因为考研,不再给她送水了。似乎,那些温暖了她的爱的细节,从来就没有过。是而今,安笙提水走来的这个姿势,提醒了她,原来,走远的,不是距离,而是颜洛对她的呵护与爱恋。
  
  3……
  
  她对安笙,自此有了一份别于其他老师的好感。他们常去学校对面的饭馆里吃饭,饭后又会径直到相邻的话吧里煲电话粥。有时候一个煲完了,会默契的,在门口等着对方,一起走回去。他们有许多的话题,音乐、电影、书籍,但,唯独不谈爱情。爱情在他们的心里,像是一株美艳的夹竹桃,靠近了,是会中毒的。他们唯有远远地看一眼,便默默走开去,连那缭绕的香气,都不去触碰。
  
  枫叶红的时候,学校里组织郊游,她与安笙,都去了。很美的秋天,她沿着小路,一口气爬到了山顶。站在最高的那块岩石上,她忽然想要大声喊叫,但又怕学生们笑她,便有些隐忍。是一旁的安笙,跳到她的身边来,一把抓起她的手,举过头顶去,朝着远山,如一头猛兽,大声吼叫起来。许多人被带动着,都学了他们,将压抑了许久的心,呈给这清如水、明如镜的秋天。
  
  那是自毕业以来,她最开心的一次。她一直以为,当一份爱情,飘泊到她无法触及的边缘时,她的心,会空到疼痛。可是当安笙将她的手,举起的时候,她才明白,原来将一份爱情放飞,是一件如此轻松的事。
  
  4……
  
  周末的时候,与安笙同去校门口的米线馆,已经成了一个习惯。在大学里她是因为颜洛,才爱上吃米线的。颜洛总说,米线的来源,起于爱情,所以吃起来的时候,也是千回百转的喜悦。恰恰安笙也是喜欢的,但他的解释,却似乎更深了一层。他说,他之所以喜欢米线,是因为它如此柔韧绵长,恰如生活,细细咀嚼,便可以品出内里的芬芳。
  
  她有一次曾开玩笑说,她喜欢听安笙的曲子,像安笙喜欢吃米线,有一样无法自拔的瘾。安笙没有回应,却是在吃罢又打了电话后,突然问她,那你有没有发觉,我的曲子,近来,有了变化?她当下便红了脸,不知该如何作答。如果她告诉安笙,他的曲子,少了初来时的惆怅,多了与生活相融的恬淡与柔情,他会不会难过?难过这么快地,就可以适应没有女友相伴的时光?安笙与她一样,尽管对远方的那份爱情,已觉无助,但,终究,也只是回头看一眼,便转身走进明净的秋天。而这,究竟与他们的相遇,有没有关系,她却是始终心内迟疑。
  
  秋天快要过去的时候,她终于看清了自己爱情的树上,萧条的模样。她站在树下,抬头去看,本以为会哭,可不知何处飘来的熟悉的吉他声,却让她的唇角,微微上翘,溢出笑来。她想起安笙说过,爱情没了,还有生活。是的,能听到孩子们朗朗的读书声;能骑了单车,在小城宽阔的大道上,与他们一起狂奔;能听安笙用她写的文字,谱曲哼唱出来;能与他在街边的小摊上,同吃一碗米粥,这样结实稳妥的幸福,她怎么能够漠视?
  
  那年学校的元旦晚会上,安笙自编自唱的一首曲子,几乎让全校的师生,都为之兴奋地尖叫。安笙在歌里唱道:我爱上了一个姑娘,她有美丽的雀斑,散漫的微笑;我爱上了一个姑娘,她有甜美的嗓音,但却从不肯为我歌唱;我爱上了一个姑娘,她一心想去远方,却不知道我就在她的身旁;我爱上了一个姑娘,她每次在楼梯口等我,我都会紧张,以为她要跟我说再见,再不回来……
  
  她在台下的尖叫声里听着,突然间就泪流满面。
  
  5……
  
  但那场晚会后不久,她还是悄悄请了假,参加了上海一所大学的研究生考试。走出考场的时候,她听见有人在背后喊她的名字,回过头去,便看到了安笙。她一时有些慌乱,开口便问:你考得好吗?安笙将视线移开去,轻声道:我报了名,但,放弃了。她急急地接过去说:哦,那多可惜。说完后,那漫天的悔意,便朝她蜂涌过来。她知道安笙想要问她,为什么她不肯放弃;但问又有什么用呢,这样一个问题,连她自己,都找不到答案,又怎能明晰地解答给安笙?
  
  几个月后,她的成绩下来,她看着那个高高在上的成绩,本想笑的,眼泪却是先行流下来。她想为什么生活总是这样戏弄自己呢?她想哭的时候,让她微笑;而她要笑的时候,却将眼泪,送还给她。
  
  她坚持等到7月,学校放了暑假,才辞职离开。走的时候,依然是那只来时的皮箱。唯一多出的行李,是一把吉他,那是春天,安笙买了送给她的。那时安笙很执拗地要教她识谱,她以为自己很笨,到底还是在安笙的强迫里,勉强学会了那些蝌蚪样的文字,开始能够看着曲子,直接弹奏。她不知道这算不算考研之外的又一个收获,失恋,却学会一首接一首地弹奏爱情的曲子。或者,这是生活,给她开的另一个玩笑?
  
  她悄无声息地去了车站,没有让任何人知道。尽管之前许多的同事,为她送行时,说如果她不让他们送,以后就再不要回来。但她还是选择了这样的方式,有些孤单,可是,也不必感伤。她想她始终是个害怕离别的女子,毕业的时候,恐惧。如今,不过是离开一个住了一年的小城,依然是这样地难过。似乎,每一次离别,都会将心,割下一份,存放到旧地,才会安然走开。
  
  但还是在车站的入口处,见到了安笙。两个人在一阵喧嚣里,努力地想找一些话来,填充那刻的沉默。但却徒劳,她最终只对他说,保重;而他,也只将一张纸,放到她的手中,便转身大步走开了。她展开来,看见一行温柔游弋的“蝌蚪”,它们仰头问她:许多年之后,你还会不会记得,这个爱情开始和结束的拥挤的车站?
  
  她的眼泪,再一次,夺眶而出。
        沈阳白癜风医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