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与ldquo酒精依赖r

0
回复
35
查看
[复制链接]

157

主题

157

帖子

0

积分

普通会员

Rank: 1

积分
0
2021-9-30 06:47:56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3年5月,一则“沛县魏庙镇计生站吃饭狂打白条将一家饭店吃垮”的消息轰动全国。然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是,魏庙镇计生站在“吃垮”该镇驻地这家饭店之后,竟然又将“饭场”转移到20多公里开外的县城另外一家饭店。日前,沛县县城这家饭店的李老板向江南时报新闻热线诉苦称,魏庙镇计生站在两年时间“签单”10多万元,没有支付过一分钱,现在他的饭店也要被“吃垮”了。旧恨两年前将本镇小鱼馆吃垮两年前被“吃垮”的小鱼馆位于魏庙镇计生站对面。2009年6月,小鱼馆的老板张先生和妻子借钱开了家野鱼馆。鱼馆开张没多久,由于价格实惠,菜味可口,生意逐渐红火起来。镇计生站的人经常光顾这家店,后来整个计生站的20多号人都来吃饭。可张先生和爱人发愁了,因为计生站打白条的人越来越多了,“有时候一个计生站的人,带好几个人吃饭,吃了就在白条上签字。有时候,领导会打过来,就让我置办一桌饭招呼客人,吃了饭我只好写个白条,把签名处空着。”张先生说,也有不少其他乡镇部门过来吃饭,“但是他们都是按月结账,没有像计生站这样的,吃了饭还不给钱。”张先生和爱人多次找到计生站要钱,对方不是说钱还没批下来,就说领导不在。一直到2012年初,计生站一共在张先生饭店里消费了15万元左右,因为资金跟不上,张先生无奈之下野鱼馆关门。张先生在多次向计生站讨要饭钱迁怒有关领导,居然以“超生”为由向张先生“找茬”。无奈之下,2013年5月,张先生向媒体求助,后在程少为挂号多少钱舆论压力之下,魏庙镇计生站才结清所有欠款。新仇两年后 转移“饭场”再欠10多万餐费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在2012年初张先生的小鱼馆被“吃垮”之后,魏庙镇计生站又将“饭场”转移到县城另外一家饭店。县城这家李老板的饭店距离魏庙镇20多公里。李老板告诉江南时报记者,从2012年年初开始,计生站每次吃饭只是在结账单子上白癜风诚信企业签字“挂账”。记者在李老板手中看到由魏庙镇计生站出具的欠条上写着:“至2013年12月31日共欠鲜鱼馆招待费128342元。”计生站的欠债为何不讨要?李老板苦笑回答记者,每次逢年过节去要账,得到的答复都是“现在没钱,等一旦有钱再说”。李老板告诉记者,2013年5月,徐州当地媒体和省里一家媒体报道魏庙镇计生站“吃垮小鱼馆”之后的大半年时间里,计生站也没有“管住”自己的嘴巴,继续在他家饭店吃饭“打白条”。李老板粗略统计一下,每个月魏庙镇计生站在他家消费要有六七次,消费最多时每顿饭能达北京现在治疗白癜风多少钱到2000元。上个月 怕媒体曝光还了4万多欠款 那么,计生站打白条究竟是个人行为还是公务消费?李老板介绍,魏庙镇那家被吃垮的饭店凭据上,有的有计生站人员个人签字,没有事由,有的是饭店代签或者是补签,有的没有签字,更没有计生站主要负责人的签字、审批。魏庙镇政府据此为由称是个人行为,与单位无关。为此,李老板吸取前者“教训”,2013年12月31日,在经历无数次“讨账”无果的情况下,经魏庙镇分管人口与计划生育工作副镇长燕凌飞协调,原计生站站长赵德胜安排计生站会计给李老板打了一张欠条。记者看到这张欠条落款者除了签下“魏庙镇计划生育服务站”之外,还特意加盖了计生站的公章。李老板告诉记者,当时看到欠条上有公章,他的心里感觉踏实了。魏庙镇计生站北京白癜风医院哪家最专业在他家吃饭的账单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李老板说,今年年初,他加快了讨债的步伐。上个月,他以向媒体投诉为由向计生站讨要欠款,计生站才“挤出”了44000元给他。“此后,再想要钱,就又开始找借口不给钱了,到现在还剩余8万多元欠款没有支付。”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